2.4 光照治療

人體當中有著晝夜節律的機制,這種機制會受到內在生理時鐘的影響,進而調整一天當中特定時間嗜睡以及清醒的程度以及生理上的機能,若此機制失調(即晝夜節律與外在時間不同步),將會導致睡眠障礙的問題產生,甚至進而影響到生活及工作上的效律。

這種障礙可分為提早、延遲、不規則以及非24小時性節律,但主要以前兩者障礙最為常見,以下就以這兩種問題加以介紹:

  1. 提早性節律(早睡早起) ─ 意指入睡時間較正常人早,導致清醒時間也較正常人來得早,好發生於老年人身上,可能在下午接近傍晚到晚間六至七點時就產生昏昏欲睡的情形。
      

  2. 延遲性節律(晚睡晚起) ─ 意指較正常人的節律晚入睡,導致隔天無法較正常人早起,進而影響到隔天的生活品質及工作上的效率,常好發生於年輕人身上,俗稱「夜貓子」。
      

為了解決以上節律所產生的睡眠障礙問題,可使用光照治療來調整生理時鐘的作息,但因每個人的生活作息不一,因此在不同的時間及長度照光,也會有所不同的效果,若原本應該在清晨時照光,但卻傍晚時才照,將會導致節律問題加重,除此之外,人內在的晝夜節律週期也並非為24小時,而是略長,因此正常人也應需要適度的照光調整。

光照治療主要是藉由外界的光線經由瞳孔,到視網膜,再傳受光線刺激的訊息到下視丘的神經核,經由刺激來調整退黑激素的分泌來調整節律。

而光照影響晝夜節律的條件取決於下列幾點:

  • 光照的時間點
  • 光照的時間長度
  • 光的強度
  • 光的波長(顏色)

波長通常約2500 ~ 10000 (燭光, lux),除了藉由自然太陽光外,也可藉由光照儀彌補在夜間或太陽不露臉時使用,但眼睛與光照儀的距離約30 ~ 90公分為佳。

因此前面所提到的兩種最常見的障礙(提早性、延遲性節律),照光的時機點分別為傍晚照光(讓大腦誤以為還沒天黑,節律往後調整)及清晨照光(讓大腦誤以為早已天亮,節律往前調整),除此之外,對於常出國來返或大夜輪班工作的人,對於時差的調整,使用光照調整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式。

 

參考資料:

[1]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系, 楊建銘教授, “光照治療於睡眠異常的應用”, 第一屆國際睡眠科技研討會 ─ 老人睡眠科技新領域, Sep, 2010
[2] 東元綜合醫院精神科, 楊錚宜主任, “光照治療:改善憂鬱、調整睡眠的新選擇”,          http://w3.tyh.com.tw/htm/epaper/0084/medicalnews1.htm
[3] 長庚醫院睡眠中心臨床心理師, 吳家碩, “㊣ 啟動一天睡眠的開始-談光照治療”, http://happysleeping.pixnet.net/blog/post/4727728
[4]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 睡眠中心, 康峻宏醫師, “睡眠節率障礙與光照治療”,
http://www.uho.com.tw/sex.asp?aid=1958

資工碩一 400226260 許健緯

補充:光照治療?歷史?

光照治療在西方的歷史

西元前約3000年,古埃及人第一個發現太陽光照對人體有好處。西元前460-375年至西元403年,古希臘人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利用太陽光治療水腫以及腹部和腎臟的疾病。直到西元四世紀的奧芮培錫阿斯(Oribasius)仍有著用太陽光治療疾病的記載。中古世紀(西元五世紀到十五世紀)時為光照治療的黑暗期,由於此時人們認為白色的肌膚是美麗和財富的象徵,皮膚黑則是低賤的象徵,所以在此時幾乎沒有人會想要曝曬太陽,也就無法讓光治療的演進更進一步。

1672年時,科學家牛頓發現了可見光的光譜,之後過沒多久紫外線也在18世紀的早期被發現。1895年時,丹麥物理學家尼爾斯·芬森利用碳弧光源(carbon arc source)製造的紫外光來治療尋常狼瘡(lupus vulgaris)。尋常狼瘡是種被結核桿菌感染的皮膚疾病,會造成皮膚的潰瘍,而尼爾斯˙芬森因為他的發現成為紫外線治療之父,並且在1903年獲頒諾貝爾獎。1923年,哥可曼(Goeckerman)設計出一個配方-人造寬帶紫外線(broadband UVB)加上焦油,來治療乾癬。 1953年,Ingram結合蔥酚蠟(diphenol)和人造寬帶紫外線做為另一種治療皮膚疾病的配方。從此時開始,UVB紫外線已經被發現在治療許多皮膚疾病都有功效。

到了1976年,Parish與Jaenicke發現乾癬在一個動態的光譜以313奈米波長的窄帶(narrowband)人工紫外線來治療很有效。後來Van Weelden證實臨床上窄帶的紫外線是可以應用的。之後世界許多國家,廣泛地運用窄帶紫外線在許多皮膚疾病上。1992年,UVA1在臨床上用於治療異位性皮膚炎。同時也證實在治療色素性蕁麻疹、蕈樣肉芽腫(mycosis fungoides)和硬皮症都有效果。

光照治療在中國的歷史

在中國古代,就已經提出照光身體健康的影響。在唐朝孫思邈千金翼方卷十一提到:「宜時見風日。若不見風日,則令肌膚脆軟,便易中傷。……天和暖無風之時,另母將而於日中嬉戲。數令見風日,則血凝氣剛肌肉牢密,堪耐風寒,不致疾病。」[2]由此可知,在當時的醫生就已經發現陽光對於預防疾病的功效。然而,當時仍未有文獻記載利用照光直接治療疾病的作用。

一直到了近年,約1970年時,中藥漸漸和西醫合併,著名的例子就是利用白芷加上照黑光(紫外光)可以用來治療乾癬。。由於白芷是一種光敏性活性物質,且對於人體的淋巴球DNA合成有顯著的抑制作用。治療乾癬的機轉可能是抑制乾癬表皮細胞的DNA合成。和西醫常用的methoxsalen(8-MOP)做比較,發覺並無效果上的差異,且副作用較少。最近也發現白芷加上照黑光的治療方式,也能用於治療白癜風。

光照治療在台灣的歷史

 皮膚科學的演進

台灣的皮膚科學,最早可追溯到1908年,當時在台北醫院(即現在的臺大醫院)成立了台灣第一個以看皮膚疾病為主的部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台灣皮膚科學的發展大抵是跟隨著日本的腳步,而當時發展的重點擺在皮膚感染症,特別是黴菌感染-由於台灣處於亞熱帶地區的關係。自1990年代以來,台灣皮膚研究的發展有五個主要的主題,分別為慢性砷中毒、白斑、基底細胞癌、異位性皮膚炎、與藥物造成的水泡症。隨著近年有越來越多新血的注入(台灣皮膚科醫學會每年會培養出30~35個皮膚專科醫師),加上國內外的交流愈漸頻繁,漸漸地研究領域也越來越多元-光照治療自然是其中的一個重點項目。 自2000年來,台灣各地已有越來越多報告支持光照療法對於皮膚疾病的幫助,包括用藍光治療青春痘, 以窄頻UVB治療白斑 、以及使用光動力療法治療癌症 。

出處: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89%E7%85%A7%E6%B2%BB%E7%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