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遇故知 (2011-06-15)


在Facebook上經常會有生命中不同階段的朋友學生, 對同一則塗鴉牆上的訊息留言, 這種時空交錯的感覺非常有趣.  這次來澳門, 主要就是在聖若瑟大學上一門課.   從1999到2006年, 幾乎每年都要來授課或口試幾次. 這次隔了幾年再回來, 學生的人數比過去多了好幾倍, 新的校區還沒建好.  目前學校的教室, 辦公室, 行政區域, 分佈在新口岸幾棟大樓中. 一些過去認識的朋友, 也散在不同的建築中. 不時會和一段時間沒見面的人巧遇, 田神父就是其中一位.

田神父是奧地利人, 過去大部分時間在台灣, 也擔任過輔大的校牧.  神父曾經參加資工系辦的旅遊活動, 對台灣風土地理的了解之深, 很少台灣人能和他相比. 三年前教會派他到澳門教授哲學與宗教方面的課程. 神父年近70, 精神很好, 而且風度翩翩. 這個月他的課排的很密集, 一週有20小時, 只要到學校, 幾乎都看到他在上課.  特別是面對人數相當多的大學先修班小朋友, 真不容易. 不論哪個宗教, 修行果然是有益的.  七月他還要回台灣, 或許還會再見.

和大學同班的吳同學在澳門見面也是巧合. 吳同學大學是書卷獎常客.  不但大學課程常常受他”照顧”,  連服兵役在兵工學校分科訓練時, 也經常提供考試訊息, 結果讓我能留校擔任教官(只是後來的福禍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雖然成績優異, 但也是同學中少數沒有繼續升學的. 事業部分, 則是相當成功. 畢業後在美國見過一次, 台灣同學會也見過一次, 上一次是10天前的30年大學同學會上. 得知他現在珠海工作, 就約了上週末在澳門聊聊. 兩個老男人回憶當年, 新八卦加上延續發展到30年後的舊八卦, 好有趣的一天.

第三位是Weco Lab的澳門僑生同學, 去年研究所畢業, 在台灣工作. 他是培正中學(澳門的建中)畢業的, 100%的技術控.  這次回家幾天處理私事. 前兩個月也在學校聊過, 澳門很小, 見面很方便.  可是澳門變化很快,他已經不會搭公車了. 點餐時, 他居然用國語, 我也楞到了. 聊天時, 說到他家就在培正中學對面, 可以聽到上課鐘聲再出門.  我頓時恍然大悟,  解開了住學校宿舍還會遲到之謎 :)

和虛擬世界跨越時空相比, 實體世界的他鄉遇故知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這次真是很幸運.

Dr.M 2011-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