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印象 (2011-06-08)

第一次來到澳門是1999, 就在澳門回歸中國前葡萄牙殖民澳門五百年, 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產. 在離開之前,大興土木,不少人認為是撈最後一票雖然當時澳門只有一個人繳稅(葡京老闆賭王何鴻燊), 但華人社會普遍對葡萄牙人統治不滿.  過去澳門法律只有葡文的, 剛到的時候感覺在澳門生活很方便, 搭公車站牌都看得懂. 聽到一些美歐的老師在抱怨, 才發覺葡文在澳門主導的現象. 我所訪問的聖若瑟大學, 原來是葡萄牙天主教大學澳門分部, 到回歸前, 才由葡文改為英文授課. 長期殖民的結果, 也產生的土生葡人的特殊現象. 很多長得像西方的人, 已經在澳門定居好多代, 一口廣東話.. 加上通婚, 移民, 觀光客整個很有國際化的感覺.

 

澳門剛回歸中國的前幾年, 經濟並不像現在這麼好. 靠海新口岸區新建好的大樓, 沒什麼人住, 商店也不多, 晚上都黑黑的. 隨著賭場牌照的開放和中國大陸經濟的發展, 這幾年經濟突飛猛進,看起來欣欣向榮. 不過也伴隨著產生不少新問題. 居民常嫌物價貴, 週末時會過關閘去珠海採購吃飯. 雖然在小巷中仍有很多平民美食, 我這次也感覺到了物價的飆漲. 經濟起飛讓公車上都是外勞,的士(計程車)上都是觀光客. 正在規劃興建的輕軌電車系統,穿越大樓之間,每天都有民眾Call-in質疑安全噪音問題. 經濟好了就會想到精神和文化等高層次的不足. 在台灣, 新加坡也都有類似的現象.

 

澳門的文化古蹟已造訪多次,賭場的新意也不多. 前天發現去年底澳門多了兩位新住民 Panda 開開()和心心(),就去熊貓館一訪. 過去在華盛頓DC,聖地牙哥,還有桂林都拜見過 Panda, 這次人少, 就多留了一會兒. 回台北要去看看團團和圓圓了. 比較一下自己家的 Panda 有沒有不一樣.

 

Dr.M 2011-06-08